中山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政务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共建共治共享,构建和谐劳动关系 >> 案例分析>>文章正文

(2016)粤20民终4136号

发布时间:2018-05-08  点击率:  来源:  中山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雷某与中山市A婴童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2016)粤2072民初279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雷某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2、支持上诉人的原审诉讼请求;3、被上诉人承担本案及一审诉讼费。事实和理由如下:原审判决认定的上诉人消极怠工的事实错误。上诉人在被上诉人处工作多年,勤勤恳恳。现被上诉人因为公司改名且拒绝承认上诉人工作年限的原因,于2015年8月7日发出“解除劳动合同公告”无故解除与上诉人的劳动合同。上诉人为维护自身的的合法权益,特向原审法院要求判决被上诉人向其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但原审法院仅仅根据被上诉人提供的视频光盘就草率认定上诉人怠工的事实,这显然是不合理的,并且以上视频光盘在庭审时并未得到上诉人的认可,其证明力度远不足以证明以上事实。综上所述,被上诉人因自身原因擅自单方解除与上诉人的劳动合同且原审认定的上诉人消极怠工的事实错误。原审没有对被上诉人提供的工会情况说明证据给予充分重视,导致漏查事实,判决不符法律规定。工会情况说明落款日期是2016年3月,上诉人的起诉时间为2016年1月25日,被上诉人解除上诉人劳动合同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为维护上诉人之合法权益,特上诉至二审法院,请求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A公司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原判,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上诉人起诉时没有以该通知工会提出抗辩,因此被上诉人之前没有提交该证据。原审第二次开庭上诉人以该理由抗辩故被上诉人提交了该证据,实际上被上诉人是解除劳动合同当天告知工会的。

雷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A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103755.6元(3990.6元/月×13个月×2倍);二、A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原B婴童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B公司)于2015年9月14日变更为A公司。

又查明:雷某于2003年4月9日入职B公司处,最后工作至2015年8月7日,任职车缝工,离职前十二个月平均工资为3990.6元。

雷某、A公司在仲裁阶段确认双方已签订期限自2013年10月1日起至法定的解除或终止条件出现时止的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该劳动合同约定雷某应遵守劳动纪律和规章制度,A公司对于雷某违反劳动纪律和规章制度的行为,A公司有权根据规章制度进行处理直至解除劳动合同;又约定雷某在劳动合同期间,严格遵守A公司的各项规章制度,其中包括《奖惩管理办法》,该管理办法中的5.4.7辞退处规定,可予以辞退的行为中包括:唆使怠工或滋事,影响公司整体运作;制造混乱,挑起事端,引起罢工及群众事件等。

雷某在诉讼过程称由于B公司准备改换名称, B公司员工认为改名后其工作年限将无法得到新公司的承认,而B公司没有对工作年限进行补偿,所以很多员工要求原隆成公司对此予以说明或解决,B公司拒绝说明或解决,很多员工意见很大,有些员工不愿正常工作,要求B公司解除员工疑虑后再进行正常工作,雷某也受到此次事件的影响,无法正常工作,但仍准时上班,并未参与怠工,也没有拒绝复工的行为,但A公司于2015年8月7日以雷某在2015年7月29日至同年8月7日期间消极怠工、造成不良影响、严重违反《奖惩管理办法》的规定为由与雷某解除劳动合同。A公司对雷某的主张不予确认,其提交视频光盘拟证实雷某确实存在怠工行为。经查,视频光盘反映雷某存在消极怠工的行为。

雷某在本案事件发生前未就相关劳动争议向相关部门主张权利。

另查明:雷某于2015年10月8日向中山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裁决A公司支付其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共103755.6元(3990.6元/月×13个月×2倍)。2015年12月25日,中山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中劳人仲案字[2015]4530号仲裁裁决,裁决:驳回雷某的仲裁请求。雷某不服该裁决,向法院起诉,请求判如所请。

一审法院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劳动者应当遵守劳动纪律和职业道德。本案中,A公司提交的视频光盘反映雷某存在消极怠工的行为,雷某该行为已扰乱了用人单位正常生产秩序,违反了基本的劳动纪律,且雷某怠工前未就相关劳动争议向相关部门主张权利,因此雷某未通过合法的途径解决争议,而通过怠工等违反劳动纪律的行为主张权利,致使A公司以雷某严重违反规章制度为由与其解除劳动合同,应认定为A公司属于合法与雷某解除劳动合同,故雷某本案诉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三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驳回雷某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为5元,由原告雷某负担。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认定如下:本院确认一审判决查明的事实。另查明,在一审庭审后,A公司提供一份公司工会出具的《情况说明》,内容为:2015年7月底,B公司(现A公司)通知本工会有大批员工消极怠工,在岗不上班。要求本工会派员参与并监督公司与怠工员工的协商过程。2015年8月7日,隆成公司告知本工会,因员工雷某、肖家贤、许守全、李作芳、代俊兰、张永容等在内的员工严重违反公司制度,公司领导劝解无效的情况下,隆成公司(现A公司)公司解除和上述人员的劳动合同关系。2016年3月7日。”

本院认为,本案当事人争议的焦点为A公司应否向雷某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关于雷某消极怠工的事实,A公司向一审法院提交的视频光盘予以证明,雷某在一审庭审时确认其真实性,对其合法性、关联性不予确认,但雷某没有提供证据对视频光盘反映的事实予以否定,A公司主张的上述事实可以认定。雷某与A公司因履行劳动合同发生争议或纠纷,应循法律规定的程序解决,雷某不依法定的途径,而是采取怠工的形式主张其权利,其行为违反A公司的劳动纪律。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第十二条规定:“建立了工会组织的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符合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规定,但未按照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三条规定事先通知工会,劳动者以用人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为由请求用人单位支付赔偿金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起诉前用人单位已经补正有关程序的除外。”A公司对于员工出现法定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形,A公司可以解除与劳动者的劳动合同,但其事先应根据上述规定通知工会。虽然A公司在一审诉讼期间提供了一份其公司工会出具的《情况说明》,但该《情况说明》不是在起诉前形成的,且仅凭该《情况说明》也不足以证明A公司解除劳动合同前履行事先告知工会的义务或者在起诉前已补正了相关程序,本院对此不予采纳。据此,A公司解除与雷某的劳动合同不符合法定的程序,构成了违法解除,A公司应向雷某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一审法院对此事实认定不清,本院予以纠正。根据双方确认的雷某入职、离职时间和离职前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A公司应向雷某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99765元。雷某的该诉讼请求合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雷某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本院对其成立的部分予以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第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广东省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2016)粤2072民初2790号民事判决;

二、限被上诉人A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上诉人雷某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99765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均为10元,由被上诉人A有限公司负担(有关款项已由上诉人雷某预交,由被上诉人A有限公司直接向其支付,被上诉人A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迳付上述款项给上诉人雷某)。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